经典案例

一碗面两个传人两个商标 引三公司角逐“蔡林记”

发布时间:2014年09月16日   发布人:精英集团   阅读数:799 次
常青麦香园本月又要开新店了,三年开店100多家。昨日,记者在其万松园店内看到一张海报,老板李亚娟和蔡林记创始人蔡明纬长子蔡汉文的合影旁,印着“武汉热干面第三代嫡传人”。
 
与她同样有“第三代传人”的,还有蔡林记商贸公司总经理王永中,后者得到省文化厅认可。而主打韩餐生意的鼎金耀餐饮服务管理有限公司,将蔡林记创始人的姓名注册成了商标。
 
一碗热干面,出现两个传人、两个商标,引来三家企业角逐。
 
三家角逐
 
据悉,蔡林记商贸公司的老字号蔡林记,目前开店18家。而常青麦香园目前开店100多家。鼎金耀公司的“老蔡林记”目前市内有3家店。
 
“真是怕了他们了。”武汉蔡林记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永中对记者表示,我们持有“蔡林记”商标,而另一家湖北鼎金耀餐饮服务管理有限公司,将蔡林记创始人蔡明纬的姓名注册成商标使用。据王永中介绍,鼎金耀公司投资300万元建成“蔡明纬·老蔡林记”热干面店,曾一度在户部巷与蔡林记相距不过200米。
 
  王永中表示,去年江岸区工商局对他们的侵权作出了行政处罚决定,结果鼎金耀到江岸区法院知识庭提出了行政诉讼,“这样折腾下去,他们的侵权行为至少将持续5年。”
 
据鼎金耀介绍,店内使用的热干面制作工艺由蔡汉文提供,和蔡林记商贸的店铺相比,采用的是白、黄芝麻配比研制的白芝麻酱,“是原汁原味的热干面”。
 
蔡汉文说,正宗蔡林记热干面应是“黄而油润、香而鲜美”,目前持有“蔡林记”商标的蔡林记商贸使用的黑芝麻酱及卤水搭配,“明显不符合正宗特点,仅有商标而已”。
 
各有源流
 
蔡林记商贸公司的前身是公私合营后的蔡林记热干面馆,于1998年注册了“蔡林记”商标。此后公司改制为蔡林记商贸公司,王永中成为公司股东,2012年省文化厅开展第三批省级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的评审工作,蔡林记商贸公司总经理王永中以蔡林记热干面制作技艺,被认定为蔡林记热干面制作技艺传承人。
 
常青麦香园老板李亚娟对记者说,2010年,蔡汉文以蔡林记创始人蔡明纬长子的身份,收她为“武汉热干面第三代嫡传人”,获得了武汉市公证处公证。李亚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蔡林记商贸公司曾在多个场合“建议”自己不要使用“武汉热干面第三代嫡传人”的名号,但自己确实是简称“蔡林记”第三代传人,并经过了公证,“为何不能使用?”
 
鼎金耀公司的“老蔡林记”也并非是无源之水。记者近日采访蔡汉文时得知,鼎金耀公司用价值约30万元的股权从蔡汉文处获得了蔡明纬的肖像、名字的使用权,并经过公证处公证。餐饮业内有人认为,鼎金耀公司原先主做韩餐,去年打出“老蔡林记”的名号,可能与热干面申遗有关。
 
非遗申请落空
 
今年7月,第四批国家级非遗推荐名单公布,武汉热干面遗憾落选。蔡汉文表示,“如果三家不这么争品牌、争起源,说不定就不会落选了。”
 
蔡汉文曾仔细研究过非遗申请,发现最重要的是历史真实性和产品传承性,“第一,蔡林记需要承认我父亲蔡明纬就是热干面的创始人,而不是清代的虚构人物李包;第二,为了表现产品的传承性,使用的应是黄芝麻酱,而不是掺了卤水的黑芝麻酱。”
 
为了证明所言非虚,他向记者出示了一份江汉区商务局开具的证明,其中写道:经我局调查核实,蔡林记热干面馆在公私合营前的创始人是蔡明纬先生,他本人擅长制作热干面,也是武汉热干面的发明人。
 
武汉大学副教授尚重生认为,3家企业都打着“蔡林记”的招牌,会造成品牌传递信息混乱,“这和买王老吉还是加多宝一样,给购买凉茶的消费者出了个难题,可能直接导致放弃购买”。
 
尚重生表示,历史真实不可考,共同去创造历史才重要,这也是对热干面这一饮食文化的传承。
 
鼎金耀
 
餐饮公司
 
2013年创建。与蔡汉文公证获得“蔡明纬”肖像及名字使用权,持有“蔡明纬”商标
 
蔡林记
 
商贸有限公司
 
由老“蔡林记”热干面馆改制而成,持有“蔡林记”商标。总经理王永中为省文化厅确认省级非遗名录蔡林记热干面制作技艺的传承人
 
常青麦香园
 
创始人李亚娟被蔡汉文授予“武汉热干面第三代嫡传人”,经武汉市公证处公证
 
或涉不正当竞争
 
或涉不正当竞争
 
分析>>>
 
根据商标法第57条,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
 
湖北朋来律师事务所律师吕群山认为,三家公司围绕“蔡林记”这一品牌的拉锯战,涉嫌恶意混淆。更严格地说,这种行为适用《不正当竞争法》。
 
《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三项规定,经营者不得擅自使用他人的企业名称或者姓名,引人误认为是他人商品,损害竞争对手利益。
 
“而公证是对法律事实的公证,商标注册则是行政行为。从这个角度看,对常青麦香园这个‘武汉热干面第三代嫡传人’的称号,持有商标的蔡林记商贸公司的发挥空间有限。”
上一条 :
下一条 :